花椒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夜读你高楼里花草满屋,他却忘不了这 [复制链接]

1#
儿童白癜风的症状

父亲爱树木,在父亲所栽植的各样树木中,花椒树是我记忆较深的。

正如他喜爱种庄稼,栽植树木,于他是一种实用的乐趣。屋院周围,杨柳荫荫,桃李明丽,苹果梨树,杏树榆树,园中葵葵,松柏绿绿。

花椒,西海固人叫做“麻椒”,味麻,不宜与其它树木同植。

门前的树园中,父亲不知何时移来几棵麻椒树幼苗,靠南墙栽植,那里虽有潮气,但还是缺水分,所以长成一棵树十分不易。

起初只是三两株,后来根系上发芽生苗,父亲就趁势育好,栽培,没有过几年,园子中已是花椒树两排十来棵。每年夏天开花,秋后(八月十五)摘果。

父亲的花椒树命运一如命途多舛的父亲。

起初几年,正赶上九十年代几十年不遇的大旱,它们生长的位置又在靠墙的荒园,土硬如铁,蔓草延湮。有一点水分营养几乎全让旱渴的荒草劫掠殆尽,花椒树能叼上一口,十分不容易。

这样,它们生长地异常缓慢,像严重缺乏营养的儿童,有气无力的,努力着结出的花椒粒粒自然干涩渺小。

母亲抱怨父亲,(当初)栽到这个地方能吃上几个(花椒)……

即便这样,每年腌菜炒肉,还是不用去集市上称花椒。那怕这几株花椒树上的粒粒果实不怎么圆实。如若只是干旱的劫运,对这几株花椒树也不构成改变“结果”的命运。

一般情况下,干旱后面紧接着又是蚜虫,满身遍叶,皮肤病患者一样满面疮痍。一茬一茬的蚜虫,父亲一茬一茬地打药。有时一忙,等到发现时,枝叶已是干缩枯憋如行过秋霜。父亲心疼地念叨不已,几番精心呵护,秋后又能多吃几簸箕花椒。

西海固人对雨水恨不得全部撩进衣襟,一旦落雨,院子里、门口的土坑里的积水。父亲都用铁锹铲舀到桶子里,从矮墙上提进园中,一桶一桶倒在花椒树下。

这样,花椒树慢慢从几年大旱中缓过精神,在周围的大杏树榆树包围下,缓缓成长起来。

每年秋后,阳光明媚的日子,父母领着我和姐姐,端着簸箕,忍者尖刺时不时扎破手指的疼痛,一粒一粒地摘下,端进院子里,再土台上铺好报纸,细心地翻晒。

看着从树上摘下的一簸箕连着一簸箕的红色果粒,母亲终于高兴了。家里的腌菜中,花椒叶子开始少了,花椒果粒渐渐红多起来了。

父亲从舅爷家借来捣罐,蹲在院子里,听听哐哐地沓捣晒干的花椒,然后装进袋子里,扎好袋口。

每一个环节,都充满着对汗水、物事的珍惜。

假设若命运如此有道,在旱岛上与洪荒争雨水,与大木争阳光,与蚜虫争生意,我们也能顺利地望见秋后的滚滚果粒了。

但命运似乎不可能风顺一帆,花椒树除了应对干旱以及它的副产品—蚜虫之外,偏偏枝干成长缓慢,没有大木的横眉冷对秋霜严冬,父亲尽量往枝头绳挂砖头石块,小一些的还弯捯,用土堆覆之。

应对寒冬。或者高粱捆子围包。尽心呵护。即便这样,来年春天打开土堆、高粱捆时,还是不免冻死了。

父亲眼神空茫地瞅着它们,耐心等它们发芽抽叶,但枝干干涩,生机全无。父亲只好又心疼地用斧头齐根截掉枯枝。等待春雨,以俟再造。

人为和自然之灾劫也有偶然,但经验来自苦心,教训源于粗心。

往复经过几次,父亲照顾花椒树慢慢深谙个霜冷虫噬。

秋后的果园中,梨树枝头,吊挂着几个干瘪的瘦梨,苹果树上,也影迹着几粒渺小的果实。只有花椒树上,红紫喜人,父亲母亲还有我和姐姐端着簸箕影来忙去,采摘果粒。

采摘花椒,有点接近采摘枸杞。花椒树周身尖刺,稍不留心,就指肚冒血。

但我们深知这树结果不易,高处低处皆要用心摘完、颗粒归仓,每一粒紫红的成果都是父亲的汗水,是黄土旱塬上的至微至细的“丰工”。

存放花椒,母亲专门收拾了一个布袋,不能乱放,一是要保鲜,二是怕有人随意放在草帽中。

有一年,三舅爷随手拿起一草帽扣到头上,结果不知是盛过花椒粒的,可惜一头好头发,就此红光满头。

种树如育人,只要掌握诀窍,勤培细育,自也容易木木有花,粒粒沉沉。后来,园中干旱如往,花草蔓延,蚜虫时生,但花椒树已是锐不可当,满园生意。

再后来,园子中,大木荫荫,干旱依旧,蚜虫时生,冷风贯冬,但花椒树长势喜人。父亲顺势抬栽,择了部分幼苗,植于各处,自成一“家”。

秋后,庄园周围,红紫漫遍,风景喜人。

结婚第一年,岳父家没有花椒,我们从园子里带了两株。岳父栽得用心,两株长得悦目。

但不幸的是:一株当年被冻死,另一株岳母甚是精心呵护,满载希望,长得肥肥胖胖,大有望见花椒满树之意。那时岳父还在外打工,岳母一人忙里忙外,一次,去后院喂猪,猪儿不见,到后院找时,看见猪嘴拱啃株杆,近前一看,已是根断株离,令人心疼不已。

年,老家搬迁,父亲当年先上平罗。母亲一人留守,哥嫂收拾庄稼。母亲将最后一茬花椒采摘了随同哥嫂一起踏上搬迁之路。

异乡阴雨绵延,梦境中偶尔浮掠出那几株岁月的坚守。它们在旱岛上,战胜干旱,打败蚜虫,穿透严冬,遥见春天。

就像父亲一样,虽然一生遭遇多次灾厄,但对于土地,对于庄稼,对于花木,虽老骥伏枥,仍一往情深。

或许这当中有着需要我用光阴去阅读的哲学蕴藏在其中。

-End-

往期图文

“咵嗒,咵嗒......”母亲还在守护一个老风匣

西吉山上的花花草草,不一定你都认识

生活在西海固,适应水困

                李旺林

旅馆寒灯独不眠客心何事转凄然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